资本的作恶让产业更加浮躁,对着正在鞭打它身躯的木棍哀嚎着

原标题:投资热潮对集成电路是好事还是坏事?

  冬日里的暖阳恋恋不舍的和这个世界做着告别,许漾把身上的外套拉链拉上,再过一会天又要凉了。

“半导体本来是一个非常寂寞的产业,最近两年突然成为一个明星产业,外部的大量资金都涌入进来,包括做互联网的资金、房地产的资金现在全部都涌入到这一产业中来,说起来是有利有弊,但从这两年来看的话就是弊大于利。”某位嘉宾在最近举办的2018第二届集微半导体峰会的发言,揭开了半导体投资的“潘多拉”之盒。对半导体投资的趋之若鹜,到底会引发怎样的漩涡呢?

  他刚从同学家出来准备回家吃饭,想着今天是初五,家里的伙食还很不错,脚步不由迈大了不少。

图片 1

  忽而一阵狗的哀嚎声让他停住了步伐,他回头刚好看到墙角蜷缩着一条大黄狗,它露出小脑袋,颤抖着身躯,对着正在鞭打它身躯的木棍哀嚎着。

资本的作“恶”

图片 2

资本对于半导体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运用资本的力量,半导体企业可以加强研发、进行并购、加快整合,但近年来层出不穷的半导体投资乱象,对产业的发展或许产生了反作用力。

  狗的身边是一个瘦小的中年男子,正是他拿着木棍,不断抽打着墙角的大黄狗。那男人身边停着一辆摩托车,摩托车上还有一个铁笼子,原来这男人是一个狗贩。

湖杉资本创始人CEO苏仁宏在接受《集微网》记者专访时表示,随着大量的政府基金和热资本进入,导致半导体业很多项目是由资本驱动而不是应用或技术驱动的,资本的作恶让产业更加浮躁。而且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政绩,盲目建产业园区,重复上项目,但产业是不需要重复的,这会导致一连串问题,对产业发展长远来看是十分不利的。他还悲观地说,看不去这已不可阻挡。

  许漾平常就很喜欢狗,看到此情此景不由吼道:“快住手!那是我家的狗!”

而且,现在资本热钱纷纷涌入,难免鱼龙混杂。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就表示,在美国没有好的IP融不到钱,但在中国因为钱特别多,有一些公司可能没有干净的IP,甚至可能还有官司,还能拿到融资,这是一个很奇葩的现象,而这么一个恶性循环会导致今后更没有人愿意去创新。在半导体产业,如果不尊重和保护IP,未来一定会尝尽苦果。

  那人看了他一眼,不理他,又是一棍抽向大黄狗的头部,血从狗的脑袋流下来,流进狗的眼睛里,狗的哀嚎声小了不少,似乎这一棍让它受了很大的伤害。

同时,国家大基金或政府的所谓补贴,大都集中在“明星”企业,这也引发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恶果。苏仁宏说,大企业拿到很多补贴资助之后,无所谓是否从市场赚钱,于是就低价销售,让市场走向恶性竞争,这对产业是极大的伤害,特别是市场化的中小企业。

  许漾跑到墙角推开那个男人,指着男人的鼻子说:“你再打它一下试试,我马上喊我大伯来,你怎么打我家的狗,我就让他怎么打你。”

企业的选择

  男人也害怕了,毕竟是外来人员,也怕真在人家地盘惹了什么麻烦,吐了口唾沫就走了。

而对于“苦钱久已”的半导体企业来说,面对纷至沓来的资本,尤需冷静选择。

  男人走后,许漾想去看看大黄狗的伤势,没想到大黄狗它自己站了起来,虽然走的摇摇晃晃,但也勉强走到了许漾脚边,忽然大黄狗抬起腿在他的鞋面上撒尿了。许漾惊叫着跳开,可是已经晚了,一股尿骚味扑鼻而来。

首要考量的是如何让资本与企业共成长,从汇顶的案例中或可有所启发。张帆表示,“2010年融资时有很多投资机构,有一些出的价钱比联发科还高,但我们却选择了联发科。而原因就在于联发科理解半导体产业特征,不会一年半载就索要回报。做IC设计肯定不是短期就能见效的,汇顶希望找到和我们有一致战略目标的投资者,这是最重要的一点,这样的合作才有可能成功。”据悉,联发科投资汇顶时,当时一股是一元多,上市之后联发科回报大概是600多倍。

  晚八点,许漾在浴室里一边摇着头,一边往鞋子上倒洗衣粉。这一天让许漾感觉很背,好不容易救了条可爱的生命,没想到那生命行为一点也不可爱。在他身上撒尿后居然头也不回的走了,尾巴也没有摇一下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